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联邦科特 >> 正文

皇者归来 51

日期:2019-11-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皇者归来 51

  第五十一章   关于她的消息  

  彼岸花下,沙尘以极致的速度向着乐芙兰所在的位置延伸而去,很快乐芙兰的身体被沙尘包裹,唯留下头部露在外面  

  “你我并无恩怨,为何却要害我?”阿兹尔语气淡漠  

  “帅哥~你弄疼人家了~”乐芙兰轻咬着下唇,水灵灵的大眼出现些许水雾,宛若一个柔弱的女子,声音也是那般动人心弦,让人有一种想去保护的冲动  

  “人家只是在帮你解除心魔啦~”乐芙兰嘟囔起嘴唇,一脸委屈的继续说着  

  “哼!”阿兹尔一声冷哼,目光犹如利剑一般盯着乐芙兰“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帮我?”  

  “呃……”乐芙兰一阵无言,内心中还有些许意外,以前惯用的招式居然对这人无用,难道此人那啥不行?要不就是喜欢男的  

  “噗嗤!”想到这里乐芙兰忍不住笑出声来,不过随后又被她压制了下来  

  “因为我们之前在诺克萨斯见过,听他们说你很强,所有有些事我想请你帮忙。”乐芙兰睫毛轻微颤动,依旧如同弱女子一般,柔弱轻语  

  “即便见过,但你又有何自信觉得我一定会帮你。”对于乐芙兰阿兹尔当然有印象,毕竟那种情况是个男的都印象深刻,不过这并不代表阿兹尔会帮她  

  话语说出,整个客栈一下安静了下来,唯有雨声滴答不断  

  “如果我没猜错之前有一个叫希维尔的女孩和你关系很好吧。”乐芙兰嘴角扬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 

  “你是想用她来威胁我?”阿兹尔声音升起,与此同时四周的沙尘开始躁动起来,只需要一个意念,这些沙尘便会飞向乐芙兰,将其泯灭  

  “不不不,你误会了。”乐芙兰一丝轻笑对阿兹尔的强大虽说意外,但并没有丝毫忌惮  

  “我只是得到一则消息,刚好与她有关哟~”说着乐芙兰还时不时对阿兹尔抛媚 

  “……”一根黑线从阿兹尔额头冒出,对于这个阴险与风骚并存的妖精他真的很想上去啪啪啪(咳咳不要想多了,是打屁股的意思)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 

  “内容是什么?”沉默一会,阿兹尔这样说道,接着右手抬起,两人对话到这时阿兹尔体内的迷药也消去了大半,手脚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 

  “啪~”清脆的响指声想起,包裹着乐芙兰的那些沙尘,在这命令的响声下,不断脱落下来,重新回到阿兹尔身下,化作彼岸花的一部分  

  嗒~沙尘散开的一刻,乐芙兰脚尖轻轻点在地面,玉足顺着那下落的重力收落而下,整个过程中身体没有丝毫歪斜,乌黑的长发在这过程中,先是随风飘起,接着又垂落回腰间,发尖轻微摇晃,还有一些位于胸前,此时的她既像仙女,还像妖精  

  阿兹尔看着落地的乐芙兰,精神上竟出现了些许恍惚,虽然很快他便恢复过来,不过心中却是不能平静  

  仅是一个微乎寻常的动作竟能让人神魂颠倒,这个女子实力恐怕并不会弱与自己 

  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她已经有这样的实力,那她之前所说的需要帮忙,恐怕…… 

  “不久前巫毒之地。”乐芙兰开始说了起来,随着她声音的传出,阿兹尔也停止思想,认真听了起来,比起自己而言他更在乎希维尔  

  “亡灵生物们离奇的出现暴走,临近的部分村庄,以及国家惨遭屠戮,巨大的危机引来各个国家的慌乱,为此瓦罗兰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几个国家一同发兵,想要将这些亡灵生物瓦解,其中还有几个实力强大的将军一同前往。” 

  “停!”阿兹尔突然将乐芙兰的话语打断,表情也随着严肃起来“莫非这件事卡尔萨斯也参与在其中。”  

  “卡尔萨斯?”乐芙兰右手轻拖着下巴,开始思索起来,片刻后她带着一种确定而又不确定的语气问道“你是说那个传说中巫毒之地的领主,赞美死亡的那个变态?” 

  “……”一根黑线从阿兹尔额头冒出,本来听到前面他正准备点头说是,谁知道乐芙兰后半句居然来个这个!本要点下的头一下子僵住  

  乐芙兰见阿兹尔面部奇怪,瞬间明白阿兹尔问的就是这人,随即继续说道“的确与他有着一定关联。”  

  “强者聚集,兵力更是夸张到了极点,亡灵生物虽说恐怖,但在人力以及那部分绝对的实力面前却显得无力,很快那些被亡灵生物攻陷的领地,陆续被联军们收回,不过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,他们决定西安哪家医院专业治羊癫疯进入巫毒之地,将其中的生物全部抹去,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进入的所有人,无论将军还是士兵,到最后只有实力最强的那人,带着一身必死之伤,从那里走了出来。”  

  说到这里,乐芙兰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因为那种情景不管换做是谁都会如此  

  “各国首脑对于这个结果虽然震惊,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,其中一个将那即将垂死的将军扶起,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不是中了什么埋伏,或是陷阱之类的,将军摇头,嘴角不断有血液溢出,很明显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将经过详细说完,所以他只说了几个重点词语——宫殿湖北的医院癫痫科、死神、歌声……说到这里将军的生机也随之消散……”  

  “听了半天我还想问一句,这个与希维尔有什么关系?”阿兹尔问道,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讲了大概半个时辰,别说希维尔,就连个希字他都没有听到  

  “当然有啦,不然我给你讲这个干嘛。”乐芙兰对着阿兹尔翻了个白眼  

  “这件事被各方势力封闭起来,在这绝对的实力下他们唯有妥协,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国家,庆幸的是这风波只截止到这里,那传说中的死神并没有对他们进行反击,事情就这样重回平静,亡灵生物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,可就在前不久,诺克萨斯最高统帅,不知怎么获得了这被各国完全封死的消息,对于传言中的死神他好像很感兴趣,当天他就前往了巫毒之地,来到了将军临死前说的宫殿,不过遗憾的是他并没有遇到死神,宫殿中除了一张王座和一名少女之外别无其他,统帅脸上掠过一丝失望,挥手准备灭杀那少女,就在这时少女额前突然亮起一轮太阳圆盘的图案,一道奇异的能量,或者说一支黄沙构成的箭矢以那极致的速度洞穿了统帅的胸口,常理来说这种情况已经是必死无疑,然而可惜的是统帅大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只恶魔,恶魔是没有心脏的,所以这致命伤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道轻伤罢了,然后” 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:1.75em;font-size:16px;"> 

  说到这里乐芙兰深吸一口气,与她相同,阿兹尔也深吸了一口气,因为等了这么久的重点内容终于来了  

  “统帅伤势复原,少女略微反抗,可是不敌,最终羊入虎口,之后省略几百字。”接着乐芙兰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茶杯,里面有着半杯茶水,小口轻饮了一些,一边叹息,一边无力的摇头“可怜这么一个纯洁天真的少女啊,可怜啊,说不定统帅玩够以后还被他的那些手下……”  

  “看来”阿兹尔冰冷的声音将乐芙兰的话语打断,他表情冷静,不应该说是冰冷,身体从沙中站立“我有必要去一趟诺克萨斯,或者说我有必要抹去诺克萨斯。”  

  这时黄沙散去,阿兹尔从空中落地,双脚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一股冰冷的波动荡漾而起  

  “嘭!”一声炸裂,紧封的大门瞬间被这波动给粉碎,门外飘零的细雨不时飘入房内,其中一滴雨水滴落在阿兹尔眉间,他没有去理会,任由其滑落

  嗒……雨水滑落到地面,沉重而悠长,也在这时阿兹尔冰冷的话语再一次传出来“如果她真的在诺克萨斯,我会承诺替你办一件事,但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我的,那你将会死的很难看。”

推荐文章
最新常识文章
友情链接:

东床娇客网 | 南通大学文学院 | 哈尔滨万达酒店 | 林志玲浴室 | 新角色兰邪恶图片 | 沼气池建设 | 联邦科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