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>> 正文

当国服第一武器遇到他的蛮王 48

日期:2019-11-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当国服第一武器遇到他的蛮王 48

第七十七章:余家的往事(上)

 “凡子,你说啊,到底咋回事?”电话那头的余泽正焦急的追问着林凡。

  林凡深吸了一口气,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了余泽正。

  当然了,是从余雪儿接到电话那个神秘的电话开始说起的,至于之前在电玩城发生的那些事,林凡并没有告诉余泽正。

  “你说雪儿接到电话后说家里有点事,就打车走了是吧?”

  林凡皱着眉头,担心的说道:“对啊,我们分开的那个地方离你家不远,打车估计十几分钟就到了。现在都这么久了,雪儿还没回家,我有点担心她。”

  “肯定那个人给雪儿打电话了!”电话那头的余泽正语气冷冰冰的说道。

  林凡一听余泽正这么说,连忙追问道:“那个人?那个人是谁?”

  “凡子,电话里说不太清楚,你现在有时间没?”

  “有啊。”

  “来我家小区门口等我,我洗把脸就出门,我们一起去找雪儿!”

  林凡听到余泽正说的话后,语气兴奋的问道:“泽正哥,你知道雪儿在哪?”

  “先别问那么多了!赶紧过来吧!”

  余泽正说完这句话后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林凡见余泽正挂断了电话,也不再耽误时间,连忙走出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“小凡,外面下大雪了,你又要去哪啊?”林欣看到林凡慌慌张张的走到家门口后,一脸疑惑的冲着林凡问道。

  “姐,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一下。”林凡一边换着鞋,一边回答着林欣。

  “什么事啊,慌慌张张的?”

  林凡穿好鞋后,慌忙的说了句:“姐,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这么多了。”

  “喂。小凡,你给我回来!”

  虽然林欣想叫住林凡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可林凡眨眼间就走出了家门。

  林凡快步的跑出小区门口后,焦急的在马路旁等着出租车。。。

  可等了五分钟后,愣是没等到一辆空的出租车。

  估计是雪下的太大,出租车生意也开始火爆了吧。

  “没时间了。”林凡看着又一辆载客的出租车,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后,咬着牙自言自语了一句,随后便朝着余泽正家所在的小区跑了过去。

  其实林凡和余泽正两家离的说近不近,说远也不远。打车的话,六七分钟就能到了。

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style="line-height:1.75em;">  可如果靠两条腿跑的话,那可就慢喽,更何况现在还下着大雪,路也不好走。

  就算林凡身体再好,快跑了六七分钟后,也累的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。

  而此时林凡的头发上,衣服上也全都是雪,打眼一看,就像个雪人一样。

  林凡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后,又大步的朝着余泽正家小区的方向跑了过去。。。

  可一分钟后,尴尬的一幕的出现了。

  就在林凡跑到一个胡同要转弯的时候,一脚没踩稳,直接滑倒在了地上,来了一个标准的狗吃屎。。武汉哪家医院有治疗癫痫的

  “我艹。。。”林凡倒在地上后,疼的咧了咧嘴。

  不过林凡现在可没有时间去管疼痛这点小事,林凡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后,甚至擦都没擦一下脸上的积雪,就径直的朝着前面跑了过去。。。

  过了十分钟后,林凡总算是赶到了余泽正家小区的门口。

  林凡停在小区门口喘了几口粗气,休息了一下之后,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余泽正的电话。

  “喂,凡子,你到了么?”

  电话那头的余泽正接通电话后,说话语速很快,看样子,余泽正现在也挺着急的。。。

  林凡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气息,开口说道:“泽正哥,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了,你人呢?”

  “我马上就到了,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,先挂了啊。”

  挂断电话后,林凡站在小区门口,一边跺着脚,一边搓着手,等着余泽正出来。

 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后,余泽正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小区门口。

  “等着急没?”余泽正走到林凡身边后,拍了拍林凡的肩膀。

  林凡摇了摇头,一脸苦逼的看着余泽正说:“等到是没等着急。主要是我现在担心雪儿。。。不过,泽正哥,刚才咱俩通电话的时候,你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。那现在咱俩都见面了,你能告诉我到底是咋回事么!听你的语气,雪儿好像去见了什么人,而且这个人你好像还认识。”

  余泽正听完林凡说的话后,两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,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。

  林凡看着一脸愤怒的余泽正,虽然很想知道余雪儿到底是去找了谁,但也不好再追问余泽正什么,只能等着余泽正自己说出来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后,余泽正才松开了拳头,缓缓的开口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雪儿应该是去找余荣光了。”

  “余荣光?余荣光是谁啊?”林凡一脸疑惑的看着余泽正。

  “余荣光是。。。余荣光是我的父亲。。。”

  余泽正的这句话,在林凡看来,就好似一道晴天霹雳一样。。。

  余荣光是余泽正和余雪儿的父亲,那余泽正为什么会直呼他父亲的大名?而且余泽正知道余雪儿去找他父亲后,表现的异常愤怒。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林凡一脸尴尬的看了余泽正一眼:“泽正哥,我不明白。。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明白什么,这样好了。我们先去找雪儿,在路上的时候,我把你不明白的事讲给你听好了。本来这些事我是不好跟你说的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但既然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准妹夫看待了,跟你说一说也无妨。”

  其实余泽正刚开始说的那两句话,看起来还挺严肃正经的,可最后那句“把你当成我的准妹夫看待”直接让这段话的氛围都变了个样。。。

  不过林凡也不介意余泽正刚才最后的那句话。说实话,“准妹夫”这三个字,让林凡听着还挺高兴的。。。

  林凡跟着余泽正走到大街上后,余泽正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林凡一眼,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,如果仔细的说的话,可能有点长,我就简短的跟你说一下吧。”

  “行,我听着呢,泽正哥。”林凡点头应了余泽正一声。

  “本来,我们家是个挺幸福的一个家庭。我父亲以前是个生意人,母亲是一家国企的高层。我们家不说特别有钱吧,但相比一般的家庭来说还算挺富裕的。。。

  可去年的时候,父亲突然迷上了赌博。一开始的时候,父亲只是小赌,输赢也就几百上千块。可到后来,父亲越赌越大,经常整晚整晚的不回家。家里一大半积蓄都被父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赌输掉了。

  当时我和妹妹几乎每天晚上,都会听到父母因为这件事吵的不可开交。本来在母亲和其他亲戚的劝说下,父亲承诺说把赌博给戒掉。。。可。。。”

  余泽正说到这的时候,语气竟然有些哽咽了起来。

  林凡看到余泽正这个样子,刚想开口安慰他什么,余泽正却自顾自的冷笑了一声,然后继续说道:“可赌博这东西,沾上容易,戒掉就难了。父亲虽然嘴上说戒赌,可背地里还是会偷偷跑去赌博。而且赌的比之前还要大。。。

  最后父亲把家里剩下的那些积蓄也都全输光了不说,竟然还欠了一屁股的赌债。母亲最后也实在受不了父亲这个样子,选择了和他离婚。当时妹妹是死活不同意他们离婚的。但我其实是支持母亲和父亲离婚的,毕竟父亲做的这些事,太让人心寒了。

  再后来,父亲就一个人离开了家,合肥治癫痫去哪里把我和妹妹扔给了母亲一个人。可父亲离开没多久后,经常会有陌生人来我家找父亲,说是来要债的。。。。”

第七十八章:余家的往事(下)

  不知道为什么,林凡听完余泽正说的这些后,有一种特别扎心的感觉。。。

  好好的一个幸福家庭,因为“赌”弄的支离破碎。。。

  余泽正咬了咬牙看了林凡一眼,继续说道:“后来,我母亲替父亲把他之前欠的赌债全都还清了。不过母亲也在那一年的时间里,老了许多岁。”

  “泽正哥,你也不要太伤心了。。。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。”林凡缓缓的抬起手,轻轻的拍了拍余泽正的肩膀。

  “伤心?现在我跟你说这些事的时候,已经没什么感觉了。我和你说这么多,是我敢肯定,一定是他又没钱花了才会给我妹妹打电话,让妹妹过去送点钱给他!现在家里人,除了妹妹以外,没有其他人再搭理他了!”

  “那我们现在要去你父亲那么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两个人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后,来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小区门口。这个小区看起来应该有不少年头了,有的地方还能清楚的看到“拆”这一类的字眼。想必这里的楼房都已经是危楼了吧。

  余泽正带着林凡在小区里绕了一会儿,然后走到了一个旧楼房的楼下后,指了指这栋楼房说:“我父亲就住在这。”

  林凡点了点头:“那我们现在上去么?”

  余泽正摆了摆手对林凡说:“凡子,这毕竟是我们的家事,如果你跟我上去了,难免会让我妹妹尴尬,这样,你在楼下等我,我自己上去。等过一会儿我就带我妹妹下来。”

  “那行,泽正哥,我就在楼下等你。要是有什么事,你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好,外面有点冷,你就在楼道里等我好了。”

  余泽正说完,便迈着大楼爬上了楼梯。

  林凡看着余泽正离去的背影后,缩进了楼道里,静静的等待着。

  余泽正爬到三楼后,停在了一户人家的门口。稍微犹豫了一会儿,余泽正用力的朝着眼前这扇木质的房门敲了几下。

  “谁啊?”过了一会儿后,里面传来了一声余泽正熟悉的声音。

  余泽正听到这个声音后,摇着头自言自语道:“果然在这。”

  “妹妹,是我,开门。”余泽正站在门外冲着里面大声的喊道。

  而刚才在屋子里说话的人,自然就是余雪儿了。

  余雪儿在听到余泽正的声音后,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的将房门打开。

  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余雪儿开门后,抿了抿嘴看着余泽正问道。

  余泽正一听余雪儿这么说,突然恼火的反问了一句:“你还问我怎么来了?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来这?你忘了那个人之前做的那些事了么!”

  “哥。。。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我们的父亲。”

  余泽正瞥了余雪儿一眼,伸手一把抓住了余雪儿的胳膊说:“别说这些,跟我走!立刻,马上!”

  “哥。。。我不能走。”余雪儿用力的挣开了余泽正的手,摇了摇头说道。

  余泽正咬了咬牙,一脸愤怒的冲着余雪儿喊道:“不走你留在这干嘛!”

  “哥。。。父亲,父亲他病了。。。而且很严重。”余雪儿低下了头咬着嘴唇,说话的声音很轻。

  当余雪儿说完这句话后,余泽正一下子愣在了原地。过了好一会儿后,余泽正才缓过神来,看着余雪儿问道:“病了。。。严重么?”

  “要不你进来看看吧。”余雪儿抬起头,可怜巴巴的看着余泽正。

  余泽正一听余雪儿这么说,犹豫了一下之后,点了点头,之后便跟着余雪儿一起走进了屋子里。

  屋子里的空间很小,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,暖气也没有,屋子里的温度和外面竟然差不了多少。。。小小的屋子里摆着一张木质的铁板床,床上面躺了一个中年男子。不过,中年男子的面容看起来特别憔悴。

  “小正,你来了啊。咳咳咳。。。”中年男子看到余泽正进来后,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,开心的咧嘴笑了下,不过随后却又大口大口的咳嗽了起来。中年男子可能是有口气没缓过来,憋的满脸通红。

  余泽正看到中年男子的样子后,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,问着一旁的余雪儿:“雪儿。。。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哥。。。爸爸病了,而且很严重。。。”余雪儿低下了头,声音哽咽的说道。

  另一边,在楼下等了好些时候的林凡,此时也焦急的不停的在楼道内原地打着转。

  “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呢。。。”林凡叹着气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  就在这时候,林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,泽正哥。”林凡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后,连忙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凡子,等着急了吧?”

  “没有,没有。雪儿在上面么?”

  “雪儿在上面,不过我这里出了点事,要不你先回家吧,雪儿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林凡一听余泽正这么说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。。。

  其实林凡很想上去看余雪儿一眼,哪怕一眼都好。

  “凡子,你在听么?”电话那头的余泽正一看林凡不说话,语气带着些许的疑惑。

  “我听着呢,泽正哥。既然雪儿没事,那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了凡子,让你大老远的跑过来一趟。”

  林凡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,冲着电话那头的余泽正说道:“没事,泽正哥。那我就先回去了,如果有什么事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行,那我先挂了啊。到时候电话联系。”

  余泽正挂断电话后,林凡像傻了一样,缓缓的将手机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  “出了点事。。。会是什么事呢?让我先回去,估计是他们的家事,不好对我说吧。”林凡自顾自的说完这句话后,便抬脚走出了楼道。

  “哥。你是和蛮大哥。。。不,你是和林凡一起来的么?”余泽正挂断电话后,余雪儿盯着余泽正看了一眼,低着头问道。

  余泽正点了点头:“是啊,是这小子给我打的电话,问你有没有回家。。。不然,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。”

  余雪儿咬了咬嘴唇看着余泽正说:“哥,爸爸他真的病了,他还不肯去医院。。。虽然爸爸之前很多事做的确实不对,但他毕竟是我们的爸爸啊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余泽正咬了咬牙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  另一边,林凡顶着大雪回到家后。林欣瞪了一眼满头“白发”的林凡大喊了一句:“小兔崽子,现在不得了了是吧!姐和你说话,你都不搭理姐了!”

  林凡换好鞋后,走到了林欣的身边,弯下腰装模作样的给林欣鞠了躬说:“老姐大人,我哪敢不搭理你啊!”

  林欣瞥了林凡一眼:“你小子之前出门的时候,我问你为什么出去,你说有急事。现在你这么快又回来了!和姐说说吧,这段时间出去干什么了!”

  “姐,我这么大的人了,不用做什么都向你汇报一下吧!”林凡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耐烦。

  就在林凡说完这句话后,林欣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失落的表情。

  林欣看了林凡一眼,干笑了一声说:“也对,我弟弟长大了,姐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行了,你先回房间吧。哦,对了,记得用干毛巾擦一擦你的头发,免得感冒。”

  林凡一听林欣这么说,咧嘴嘿嘿的笑了笑说:“姐,你生气了啊?”

  “没有,我没生气。好了,我累了,我也回房间了。”林欣笑了笑,随后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“今天,一个个的都怎么了。。。”林凡看着林欣离去的背影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
哈尔滨看癫痫去哪些医院好

推荐文章
最新常识文章
友情链接:

东床娇客网 | 南通大学文学院 | 哈尔滨万达酒店 | 林志玲浴室 | 新角色兰邪恶图片 | 沼气池建设 | 联邦科特